永嘉县海勒培训学校

教育和游戏究竟是什么关系?

马云在一次演讲中,呼吁大家要让孩子学会“玩”,学会体验,否则30年后孩子会找不到工作。他认为,过去的200年是知识、科技的时代,但是未来的100年却是智慧、体验的时代。未来,机器将会取代人类做很多很多工作,到那时,人类和机器的竞争将主要在于智慧和体验上的竞争。所以,在眼下的教育中就要有意识地去避免死记硬背,让孩子充分地接触、体验和玩。

现在很多年轻父母成长的时代,所谓的“玩”,在游乐场、电影院、游戏厅以外,已经包括了网络游戏。而现在的中小学生都是00后、10后,称得上是“互联网原住民”。“玩”的概念自然在变化,对他们来说,“玩”更加自然地包含了网络游戏。

作为老师、家长,您可能跟孩子抗争过、讨价还价过,但是无论怎样,有一点其实大家心知肚明——要把孩子完全与网络、与游戏隔绝,太难了。


网络游戏福兮祸兮?家长要把握这三点!


在严禁孩子玩网游这件事上,我们都很容易成为力不从心的父母。我们听过一些成绩不错的孩子考上大学之后,报复式地疯狂玩游戏的新闻。我们担心,当下的强力禁止是否有效?又担心孩子一旦离开我们以后,这种控制又能生效多久?

但是,避免游戏对孩子的不良影响,是否只有“禁止”一条路可走?

小编读过一本孩子进入美国常青藤大学的妈妈们所写的教育手记。其中,有一位妈妈叫做“石卫”,儿子在国内接受基础教育,后来被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录取。

很多家长都坚决反对孩子玩游戏,而石妈妈却一直是儿子玩游戏支持者。除了因为玩游戏造成作业写得太晚或者耽误睡觉的情况外,她从来没有禁止过儿子玩电脑游戏。

孩子还在读小学时,有一次别人送来一款叫《文明》的游戏,是关于欧洲各国战争的,儿子玩起来爱不释手。过了不久,石妈妈就发现,广播中提到的国家,孩子竟然能够说出大致位置和周边国家情况,这对于一个小学生的课堂学习知识范畴来看,着实不可思议。

一番交流,石妈妈才发现,原来这竟是游戏的作用!于是,她趁着儿子对欧洲历史的好奇和兴趣,赶紧买了很多这方面的历史故事书给他,孩子读书的兴趣就此点燃了。不但读妈妈买的书,还会自己跑去书店找书看。

可是这么一来,外公外婆不干了。两位老人家都是大学教授,他们觉得,作为中国孩子,怎么能只对外国历史如数家珍,对本国历史一知半解呢?

于是,有一天,外公竟然也主动送给孩子一部新游戏《三国》。这游戏可以说是中国版的《文明》,所以孩子玩起来驾轻就熟。而且也正如老人家所期盼的,孩子又开始对三国历史感兴趣,四五年级就把有关“三国”的连环画、小学生读本、《三国演义》等等读物看了个遍。顺带着连三国前后的历史,也弄了个明白。


石妈妈回忆,在那个阶段,儿子的阅读习惯和读书速度都有了很大的提高。

石妈妈是高学历妈妈,外公外婆又是大学教授,对孩子的家庭教育不可谓不上心。那么,他们为什么非但不禁止还是小学生的孩子玩游戏,还能看准机会实施引导?

其实,家长这样的做法,对于身为网络原住民的孩子们而言,或许是更适合、更能避免冲突、获得双赢的态度与策略。因为,有时候禁止可能更多地反映出一种对新趋势的恐慌和判别能力上的不足。人天性爱玩,孩子更是如此。说到底,游戏对孩子学习、成长的影响趋于正面还是负面,家长至少应该从一下三方面因此来考量判断——

一是孩子的自控力;

二是家长对孩子所玩游戏的甄别筛选,以及观察、引导;

三是游戏本身的立意与格调。

“鉴别游戏”是年轻爸妈该掌握的育儿技能


天性爱玩的孩子,自控力水平其实大同小异,都需要爸妈从小加以引导和培养。

最好的家庭教育都是家长跟孩子一起成长的。时代让孩子有了新的特性,家长也就需要相应地成长。或许,“鉴别游戏”就如同帮孩子选阅读书目、挑兴趣班一样,也将慢慢成为爸妈应该掌握的一项育儿技能。


家长会辨别,孩子才不跑偏


其实,网络游戏研发团队水平也存在高与低,游戏质量也是如此。很多爸妈惯常认知中暴力杀戮、着装不得体、语言粗俗、甚至历史常识混淆错误的游戏,并不是网络游戏的全部。也有一些游戏,在让孩子放松精神、愉悦身心之余,也有寓教于乐的作用。

其中有一类游戏是“功能游戏”,也是游戏这个庞大领域内很重要的一类。就是要通过游戏来达成学习知识、激发创意、拓展教学、模拟管理、训练技能、调整行为、养成良好品质等正面价值。


怎么辨别“在玩中学”的功能游戏?


有年轻爸妈问了,既然游戏没法彻底禁止,让孩子想办法“在玩中学”也是好的。但是怎么辨别什么是适合孩子玩的功能游戏呢?

简单地说,要看一个游戏是否满足“三”和“五”——

所谓“三”,就是功能游戏具有三大特性:


应用性

专业性

游戏性


所谓“五”,就是这样的游戏一般有这五类功能:


启蒙科普

系统学习

专业训练

众包测试

创造解决方案

也就是说,很多这类游戏是跟科学、知识、人文历史、教育等等领域走得挺近的,甚至跟孩子学校的某些课程有联系。举几个比较成功的游戏例子:

《欧氏几何》是俄罗斯开发的尺规作图、几何解谜的数学游戏。在游戏里,孩子需要在平面上,通过合理使用作图工具,作出垂线、切线、角平分线、圆等几何图形,在严谨的几何逻辑中,完成关卡挑战。让孩子在进行几何思维训练的同时,提升逻辑思维能力。

我们国内的功能游戏虽然刚刚起步,但也有不少不错的。近来腾讯在UP2018腾讯新文创大会上发布了这几款:

《坎巴拉太空计划》,这是一个高拟真度的航空航天模拟游戏。游戏中,孩子将扮演一位航天工作者,设计、建造火箭,并发射升空,探索星系。以此帮助孩子培养和拓展课外兴趣,对于普及天文学和物理学知识也有很大帮助。

孩子,让我们重新思考游戏与教育的关系


很多父母都记得,在孩子很小的时候,为了尽快让他掌握辨色认物、语言表达等能力,家长几乎都给孩子买过立体书、识字卡片、音乐点读机、几何积木等等玩具。孩子越爱玩大人越高兴。为了增加阅读、学习的趣味和吸引力,“在玩中学”近乎是人人皆知的口号。遗憾的是,孩子越大,学习任务越重,我们如此探索的勇气似乎就变得越小。

因为,知识越复杂高深、教育所要传递的信息越重要,对相应寓教于乐的游戏产品的容错率就越低,对研发团队的知识储备量、专业能力、技术水平的要求也就越高。只有真正人力充足、技术过硬、经验丰富、眼界高远的团队,才有能力和底气去尝试。

过去,我们的游戏研发方无论是在教育常识、社会责任意识还是客观技术水平上,或许都没能跟上教育的需求。以至于,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在我们眼中教育与游戏似乎处于某种对立的关系当中。

但事实上,教育背后指向的“学习”,游戏背后指向的“娱乐”,是每个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两个部分。也就是说,无限压缩游戏时间、娱乐体验,并不能够等价转换成学习时间和成果,甚至过犹不及,产生相反的效果。

所以,让孩子在游戏中与教育、与所学、与时代要求间萌发丝丝缕缕的正向关联,即是比较理想的状态了。教育使人明理、通达,脱离蒙昧,如果一些游戏也不再向孩子输出负价值,那么,游戏与教育行业之间就可能建立起一个缓冲地带。

功能游戏大多立足于现实学习、生活的现象与问题,重视在游戏体验过程中启发孩子的现实认知、实践精神、问题意识和逻辑思维。而这些恰恰是以往一些死记硬背的教育所缺乏的,也正是当下教育改革的育人目标方向之一。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讲,功能游戏是否能够助力传统教育行业向着创新层面发展,值得关注。

眼下,游戏研发方正在努力追赶教育的需求变化和发展步伐。在腾讯2018年对游戏行业的布局中,已经决定率先全面布局功能游戏,以推动整个行业领域重视功能游戏的发展。

据腾讯游戏副总裁高莉介绍,腾讯游戏现已投入市场、技术、评估、运营等多支团队来支持功能游戏。同时还将与咱们国内的北京大学和美国的乔治梅森大学、弗吉尼亚州功能游戏孵化基地,在功能游戏的平台搭建、课程开发、人才培养和学位设置方面展开合作,探索游戏的正向社会价值。

随着功能游戏在国内的不断发展进步,如果越来越多教育领域的功能游戏被引进、开发和应用,或许“在玩中学”的设想所适用的年龄段和学生会越来越宽广。随着互联网与现实生活的融合,教育与游戏的关系也会发生质的变化吧!